FPX 83万美元“微薄”奖金背后的电竞活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MIP模板演示

声明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(ID:dongdong_note),作者:左岸,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。

S9 总决赛后,总决赛新军FPX的夺冠让欢呼声再次响遍了所有的高校。

夺冠过去将近一周,玩家们的喧嚣也归于平静,对于LOL圈而言,接下来的转会期和全明星又称为备受关注的焦点。至于新科冠军FPX,夺冠之后除了无尽的赞美,实质性的奖励也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。

日前,S9 全球总决赛各支参赛战队的初始奖金分配正式出炉。本次全球总决赛的总奖金池为222. 5 万美元,其中冠军FPX将获得83. 4 万美元,占比37.5%;亚军G2 得到 30 万美元奖金,另外两只打入四强的队伍SKT与iG,分别斩获15. 5 万美元奖金。

按理说夺冠之后获拿奖金是一件开心的事,玩家们也应该替自己拥护的队伍高兴。不过,最近LOL和Dota的玩家们却因为奖金的话题又开始了新一轮新唇枪舌战。

No.1

电竞市场和赛事奖金的尴尬

在讨论电竞比赛能赢多少钱之前,我们要先讨论一个问题,电竞火不火?

问题的答案必然是肯定的,只是它火到什么程度,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概念。根据企鹅智库此前联合腾讯电竞与《电子竞技》杂志发布的《世界与中国: 2019 年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今年全球电子竞技市场规模首次超过 10 亿美元,中国市场的营收占比居全球第二,仅次于北美市场,预计中国电竞用户将达到3. 5 亿。

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背后,是数以亿计的电竞玩家以及大量不擅游戏但热衷于看比赛的观众。这些资源,也是一座隐形的金矿。

对于那些职业战队以及选手而言,投身职业电竞除了因为自己的爱好之外,作为一份丰厚报酬的工作,相关受益也是驱使众多年轻人入行的重要原因。通常情况下,传统电竞领域的赛事奖金是最直接的收益。你足够强,赢得了比赛,就能得到丰厚的奖金。

在赛事奖金方面,Dota2 绝对算得上一骑绝尘。今年 8 月刚刚在上海举办的Dota2 国际邀请赛(Ti9)的总奖金池超过 3300 万美元,这也使其成为电子竞技历史上单个赛事最大的奖金池。

同时,Ti9 的高奖金也再一次刷新了电竞史上最高比赛奖金记录,上一个纪录保持者是上一届Ti8( 2550 万美元)。如此丰厚的奖金额度,别说放在刚刚崛起的电竞领域,就是和很多传统体育赛事相比也足够惊艳。

巨额的奖金池吸引了众多参赛队伍,也为其提供了丰厚的回报。今年Ti9 的冠军队伍可以获得总奖金池45.5%的奖金——超过 1500 万美元。相比之下,同样是游戏业内最高级别的赛事,LOL全球总决赛总奖金只有222. 5 万美元,是不是有点儿不够看?

但是,两大赛事观众和拥趸争论的焦点也正是这个差距。

耐人寻味的地方,是两大赛事奖金与其玩家基数的反差。今年以来,Dota2 全球在线玩家峰值最高也就是百万人次左右,这还是受到了年初游廊自走棋大火的刺激。相比之下,今年 8 月LOL官方发布的公告中显示,当月日均在线玩家数已经突破了 800 万。

玩家基数的差异也直接影响到了赛事观众的人数。今年Ti9 观众人数创下了新高( 110 万人),而LOL S9 比赛期间最高在线观看人数曾突破 400 万。虽然这两份数据都没有将国内观众纳入其中,但考虑到LOL和Dota2 在国内的用户基数差异,如果将其纳入统计之中,差距可能会进一步拉大。

观众少奖金多、观众多奖金少,这种奇怪现状的原因,是两大赛事完全不同的运作体系。

No.2

联赛和邀请制差别在哪?

虽然都是职业电竞赛事,但Dota2 和LOL在赛事体系上却选择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。Dota2 使用的是早期电竞比赛沿用至今的邀请制,而LOL则是采用了更类似传统体育赛事的联赛制,这也是双方赛事奖金差异的根本原因。

Dota2 的邀请制因为平时没有常规的联赛来推动,使得在没有比赛的空档期,职业战队和选手的曝光都并不高。而职业战队是要靠盈利生存的,没有足够的曝光也就无法获得广告商的大力支持,更没有高额的直播合同。

所以,这就注定了邀请制的赛事体系必要要有高额的赛事奖金,才能吸引战队和选手,同时高额的奖金池也能为比赛换来更高的曝光度。另外,邀请制的赛事体系对于赛事主办方而言,只需要负责单一赛事的举办和维护,整体上精力以及资金耗费会小很多。

至于Dota2 Ti赛巨额奖金池的来源,并不是主办方V社全额自己掏钱,而是主要来自于玩家的“贡献”。从TI3 开始,V社就宣布开放互动指南(也就是玩家口中俗称的本子),每位购买“本子”的玩家都将贡献购买金额的25%用于TI奖金池。有了大量玩家的鼎力支持,Ti赛事的奖金池才得以越来越雄厚。

某种意义上来看,Ti的奖金池也算的上是一种众筹形式。

客观上来看,LOL的联赛制更加职业化。由于整个赛季会安排大量的比赛,所以需要主办方有足够成熟的赛事运营能力以及大量资金的支持。当然,如果赛事运营得好,也可以换来更多的资金回报。比如说联赛战队的席位费用,以及赛事的相关转播权。

首先,电竞赛事的转播权价格不菲。早在 2016 年,Riot Games就宣布以 3 亿美元的价格将LOL转播权卖给了MLB(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)旗下的流媒体视频部门BAMTech。而国内的LPL联赛转播权虽然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具体价格,但早在 2016 年就有传闻称,LPL的转播权暗标竞拍保底为 1500 万(人民币)。同时,战队也能获得一定的转播分成。

其次,席位费用也是主要收入来源。目前全球性电竞项目中采用联赛制最出名的当属LOL和守望先锋,其中LPL(英雄联盟职业联赛)战队席位费用据传已经达到一亿元人民币左右。此外,守望先锋虽然玩家人数并不算多,但OWL《守望先锋联赛》的席位费也高达 3000 万美元起。

当然,对于职业战队而言,高额席位费是一个沉重的负担,但同时战队也会享受相对丰厚的回报。能加入职业联赛,意味着有了稳定的曝光率,自然会吸引大量的赞助商以及融资。去年 5 月,国内战队EGD就获得了一亿元融资;北美的C9 和欧洲的G2,也分别在去年和今年初获得了 5000 万美元以及 1730 万美元的融资。

除了转播费和席位费,各大赛事在赞助方面也开始升温。开展联赛化运营后,LPL的赞助商也从此前相对单调的电竞领域扩展到了各行各业,其中不乏耐克、李宁、KFC、奔驰等多家金主。此外,新兴起的直播平台签约“演出”,也能为战队或队员带来更多的收益。

No.3

不同赛制,谁才是王道?

如今Ti的奖金一年比一年高,LOL的职业联赛则是一年比一年火,在讨论哪种赛事体系更加先进时,我们要明白一点:虽然电竞比赛是残酷的,但一个健康的赛事体系必须尽可能做到雨露均沾——头部明星战队赚大钱、吃大餐的同时,弱势队伍也要有足够生存空间和收益。

在这一点上,LOL做得就要比Dota(也可以说拳头比V社)更好一些。

虽然现在Ti的奖金年年突破新高,但这背后更多是玩家们的助力,缺乏日常联赛的支撑,日常没有足够多的曝光量和讨论热度,使得众多战队的主要收入还是依靠各种赛事奖金。

实力强劲的战队当然可以获得不错的奖金收益,但那些中下游队伍的命运,就会越来越悲催。

反观LOL方面,由于有成熟的联赛体系支撑,拥有较长的曝光以及舆论热度,使得众多战队在奖金之外还可获取更多商业收入。当然,这同时也在考验一个战队商业化运营的能力。和传统的体育赛事类似,赛事奖金只是收入中的一小部分,商业合作才是球队或者战队的主要收入来源。

以人们熟悉NBA为例,2018- 2019 赛季的总冠军猛龙,最终拿到的奖金也仅仅是 561 万美元,这还不足当家球星洛瑞年薪的五分之一。同理,现在LOL最顶尖的职业选手,年薪也能达到数百万元级别,而那 83 万美元奖金可能刚刚够支付顶级选手的工资。

所以,对于一众LOL战队而言,赛事的奖金只是一方面,良好的商业合作才是战队成长的基础。同时,只有战队以及选手获取丰厚的收入,才能为次级联赛以及青训体系打好基础。

简单点说,Dota2 依然是典型的实力说话,能赢比赛就能赚钱。头部战队吃肉,中下游战队可能连粥都喝不上。而LOL则更考验战队的商业化运营能力,明星战队和选手赚的多,中下游战队同样能够实现“温饱”。

说到这里,两大赛事的优劣,长板短板也就清楚了。

可以说,尽管赛事奖金没有Dota多,但LOL选手的人均收入或许并不比Dota2 选手低。更何况在顶尖选手方面,每年S赛冠军同样也能拿到冠军皮肤的收入分成,这同样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

【结束语】

无论是对于战队还是选手,奖金高自然是一件好事,但每一只战队都是一家商业公司,想要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要获取更加丰富的收入来源。一项职业赛事需要在拥有足够多观众的同时,也要拥有足够多的参与者,而吸引参与者的前提就是良好的生存环境。

因此,从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,当下能保证“旱涝保收”的联赛制度可能更加适合电竞赛事的未来,而非邀请制那种“旱的旱死、涝的涝死”。